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听到这,我感觉到父亲这几年的政治敏感真是见长啊

     

 “妈精神头还行,就是看出来她想你了。”我在边上打屁道。
 
    “小子,现在敢取笑我们了是吧。”父亲笑着拍了我一下。
 
    “爸,最近他们没再折磨你吧,没再不停的问你问题吧?”大军关心的问道。
 
    “最近一年好多了,基本只是把我们软禁了,没像头几年那么频繁的问话了,从这能感觉到现在外面的形式正在像好的方向展,国家不会让这帮小人嚣张太久的,估计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听到这,我感觉到父亲这几年的政治敏感真是见长啊,基本已经把形式看的很透了,确实动乱明年年初也就结束了,看来父亲在这里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有了跟父亲谈谈的冲动。
 
    “大军,今年招兵又快到了,估计你还是去不上,政审过不去啊,本来去年你就该去上了,都是因为我啊,我连累你了。”父亲感慨道。
 
    “爸爸,别自责了,我没关系的,不行我就下乡去。”
 
    这时我已经决定好好的跟父亲谈谈,叫他保持良好的信心,提前做好出去的准备,省的将来出去后没有思想准备挑大梁。
 
    “爸爸,您别担心,我哥的事您不用操心了,就像您刚才说的,外面的形式现在确实是好了,我也相信国家不会让你们这些为国家出生入死的人们一直受到冤枉的,您要有信心,我感觉这日子最多不过一年就会来到的,将来您要是出来了或是官复原职了,哥要去当兵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再说了,现在虽然环境造成我们现在的学习环境不好,但将来还是这样吗?哥哥现在也年轻,他头脑那么好,DJ娱乐将来有一天能再上大学的话,还可以去考大学的啊。”我把心里想说的话简单的挑出点不那么惊世的话跟爸爸和哥哥说了说。我说完这些话,父亲和哥哥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同了,毕竟他们还都拿我当小孩子,我突然说出这些话,俩人有点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