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他知道那些荣誉的光荣,也知道获得那些的艰难

     

 走进父亲的书房,屋里只有这三个家庭的5个男人,父亲对着我说:“有些事情在刚才的环境下没办法说,怕吓到他们,现在都是男人了,小军,把衣服脱了。”
 
    我明白了父亲的话语,作为一个老兵一个父亲,他知道那些荣誉的光荣,也知道获得那些的艰难。我脱掉了身上的衬衫,露出了身上的伤疤,在红箭时,我很拼命,只为做到最好,做到最强,如果没有这改造过的身体,我想我活不到现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执行了无数的任务,无数次的受伤,有的时候已经是致命的伤痕,但是我都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了过来,换一个人,死了不知道多少此,就算不死,一次重伤已经够躺在那好几个月了,哪还能像我一样几天的时间就蹦起来继续参加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