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不过秦悠悠身边那只兔子耳朵灵得很,不可不防

     

 秦悠悠只觉得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差点想喷一地。
 
    她什么时候想对妖怪恩公以身相许了,就算她真的这么想不开,一起吃顿早饭算什么机会?莫非韦娘认为她饥渴到不想吃早饭,只想对妖怪恩公献身吗?光天化日啊!
 
    她感到自己的名誉被严重侵犯,但是想也知道,任何辩解只会得到韦娘理解的目光,外加一句“小姑娘家就是脸皮薄”之类让她更吐血的话。
 
    所以她干脆跟严棣学习,假装自己是块木头,什么都没听见,面无表情坐到桌旁埋头吃早点。
 
    韦娘目的达成,与梁令打个眼色,带了其他人离开,厅上只剩二人无言相对埋头033  屈打成招苦吃。
 
    梁令走到院子里默默运功动用秘法隔绝身周一丈内的声音,原本在王府内无需如此小心,不过秦悠悠身边那只兔子耳朵灵得很,不可不防。
 
    他苦笑一下对韦娘道:“我知道你是为王爷好,不过秦姑娘的事还是不要操之过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