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如果颐亲王有个万一,他全家老小都要陪葬

     

 “严棣,你敢指使这贱人来暗算我?!”颐亲王又惊又怒,他被刺伤的那只手剧痛之后知觉全失,甚至整条手臂也开始麻痹僵硬。
 
    他这些年来明里暗里挑衅严棣的次数多得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严棣虽然也会反击压制他,但从不曾公然下这样的死手,他究竟想干什么?
 
    严棣看了看秦悠悠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也没有辩解,反而顺着她的话道:“本王给你的解药呢?”
 
    秦悠悠眼珠子转了转道:“我忘记带了,你不是说童子尿也可以解毒吗?让他把手泡个十天八天一定会好的。”
 
    颐亲王气得脸色都快要跟衣服一样绿了,这个时候他反倒硬气起来,呀了咬牙一转头便大步离开。
 
    秦悠悠暗嗤一声,这是吃定了妖怪恩公肯定不会真的让他中毒身亡。
 
    颐亲王府的侍卫首领急得满头大汗,如果颐亲王有个万一,他全家老小都要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