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话里似乎还带着宠溺无奈,但是抱她的双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圣平亲王府内,严棣拉着秦悠悠的手正在月下漫步,秦悠悠努力想把手收回来,结果严棣不但不肯放,还变本加厉地故意将她的手合在两掌之中揉了几下。
 
    “你放手!”秦悠悠恼了,站定了不动,出力想把手拔回来。
 
    严棣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发心道:“别闹小孩子脾气。”
 
    什么叫闹小孩子脾气,她这是被坏人非礼了想反抗!
 
    跟坏蛋讲道理是没用的,秦悠悠咬牙切齿坚决不肯屈服于恶势力,一副你不放开我我就不走了的倔强姿态。
 
    严棣叹了口气,松开了她的手,秦悠悠还来不及为自己的胜利高兴,忽然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横抱起来。
 
    “这么大了还要人抱,又懒又娇气。”严棣语气平淡,话里似乎还带着宠溺无奈,但是抱她的双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一股热流自他的手臂渗入她〖体〗内,所过之处她只觉得一阵酥麻,连尾指尖都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