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可是就这样放任她继续顽抗,严棣又感到有些不耐

     

 可惜她嘴里吐出来的声音绵软无力,没有半分威势倒像撒娇。
 
    眼角余光看到身后随侍的绿意等宫女与小太监们一个个眼带笑意低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秦悠悠又气又羞又怕,恨不得在严棣身上狠狠咬两口出气。
 
    妖怪恩公怎么可以这样欺侮她?!
 
    严棣似乎有意要让她尝到教训,就这么一路抱着她走回绣楼,更大摇大摆走进寝室将她放到床上。
 
    秦悠悠一得自由,不等力气恢复就连滚带爬躲到床尾去,双手按到身上的机关暗扣之上,瞪大眼睛恨恨道:“你不许过来!”
 
    要不要干脆趁今日就让这小头知道,她身上那些小针小箭对他根本毫无威慑力呢?严棣认真考虑起来。
 
    如果刺激太大,把这小丫头彻底惹毛又或者让她怕了自己,似乎就不那么有趣了。可是就这样放任她继续顽抗,严棣又感到有些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