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努力把现在的他与之前的他对比一番

     

  严棣被她骂得莫名其妙,不过现在他心情极好,秦悠悠的一点小脾气他也不放在心上,只当她不忿上当受骗跟自己闹别扭。
 
    “先吃饱了再说。”严棣伸手拉过她,态度依旧温和纵容。
 
    倒是秦悠悠自己先不好意思了,她也知道这事多半与严棣无关,他还没有无聊到去关心女子的衣物该如何准备,多半是杜韦娘出的馊主意。
 
    禁地之内就如严棣所言,只有他们二人,自然不会有丰富的点心热菜,不过是严棣带进来的简单干粮茶汤,没有一大群太监侍女在旁边伺候,两人相对进食反而更感轻松。
 
    严棣毫不客气把秦悠悠拉进怀里,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食。这样放松的严棣,秦悠悠从未见过,努力把现在的他与之前的他对比一番,更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你是不是有些事情应该对我说明白?”秦悠悠哼道。
 
    “你想我说什么?”严棣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