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而是以牙齿细致无比地磨弄着她的皮肤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跟你替我恢复修为有关?”秦悠悠大胆推测道。
 
    “为什么会这么想?”严棣有些讶异于她的敏感。
 
    秦悠悠不肯再被他牵着鼻子走,坚持道:“是我在问你,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先吃饱了再说。”
 
    “我吃饱了。”秦悠悠发现,妖怪相公不再面瘫之后,好像不那么可怕了,加上现在她也很厉害了,于是态度便强硬了许多,不再接受他的随便打发与拒绝。
 
    “真的饱了?”
 
    “对!你不要转移话题,快告诉我。”
 
    “你不觉得现在身体有些不对劲?”严棣轻笑着向她的耳朵呵气,然后更得寸进尺地轻轻咬着她娇嫩的耳珠儿舔吻吸吮起来。
 
    秦悠悠忍不住低叫一声,耳朵上传来微微痛痒,妖怪相公竟然咬她,不是那种恶狠狠的啃噬,而是以牙齿细致无比地磨弄着她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