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严棣不否认自己想到这个的时候心头发热十分期待

     

 应该说,是正常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方向去。
 
    想到面瘫冰山状的严棣穿上薄露透的衣衫,那画面真是……太恐怖,太让人吃不下饭了。
 
    秦悠悠在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时候,严棣也明白过来了,不用去翻看衣箱里的衣物都是什么样式,他都能猜出个大概。
 
    自己的小妻子虽然某些时候热情大胆,但是以她现在对自己有怨气又充满疑问的态度,是不可能新婚第一日就穿上主动那样诱人的衣裙来面对他的。
 
    想起她之前还莫名其妙对自己发脾气,那多半是整箱子衣服都是那样的,她没有选择了。
 
    这么说来,那一身妖娆动人的黑色衣裙应该还是箱子里头最保守的才是……严棣不否认自己想到这个的时候心头发热十分期待。
 
    不过那些等晚点儿再看也可以,现在有更让他热血沸腾的好东西可看。
 
    严棣抬手从须弥戒指中取出自己的一身衣袍放在池边,笑道:“那好,我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