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看她生气勃勃的娇蛮模样罢了

     

秦悠悠扁扁嘴巴,她越是忸怩妖怪相公会越得意,她干脆大方一点快快穿好了是正经。
 
    她很利落抬手一按池壁,身子就离水一跃落到了岸上,她也不必找布巾擦拭,稍稍催动体内真气,身体眨眼就干了。
 
    几步走到严棣面前,秦悠悠虚张声势地狠狠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许乱来,然后便弯腰伸手去取他身边那叠衣袍。
 
    严棣并不阻止,只是放肆地盯着她看,口中调笑:“悠悠,你都不穿亵衣么?”他取出的只是一身外袍。
 
    秦悠悠的身子他早就看得极是清楚细致,就连最隐秘之处也不曾放过,他不过想逗逗她,看她生气勃勃的娇蛮模样罢了。
 
    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机会慢慢看她的每一面,慢慢享受她迷人的身子带给他的无尽欢愉。
 
    秦悠悠明知道他存心逗她,哼一声不搭理,披上衣袍后跑到衣箱那边取了一身还算勉强可以的亵衣背对着他飞快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