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整个过程都没有避开秦悠悠,也不可能去碰近在咫尺的圣泉

     

 靠着那件衣袍阻挡视线,严棣再没有看到什么让人激动的画面。
 
    “你的衣服都在须弥戒指里?”秦悠悠质问道,她穿上严棣的衣服,果然发现大了许多又长了许多,只能勉强凑合着了。
 
    “嗯。”
 
    “都拿给我。”秦悠悠理所当然地恶声恶气道。
 
    严棣淡淡望着她,无声拒绝。
 
    秦悠悠马上改变策略,温柔甜腻道:“替丈夫管理衣物,不是妻子的责任吗?”这么肉麻的话,连她自个儿都恶心了。
 
    严棣却很吃这一套,弹了弹指尖,另一口衣箱落在了地上。
 
    秦悠悠大大松了口气,终于算是解决衣服的问题了。
 
    严棣大大方方脱了身上的衣袍,另外从须弥戒指中去了水囊布巾擦拭了一下身体,换上另一身衣物,整个过程都没有避开秦悠悠,也不可能去碰近在咫尺的圣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