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她那位神秘的父亲是金家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也得他们有这本事。”严棣对皇帝在他的新婚之夜拖着他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已经颇感不耐。
 
    自己的兄长虽然从来没个正形,但绝不是个婆妈啰嗦的人。
 
    密室之内,秦悠悠已经被皇帝话里透露的信息惊呆了,她的父亲……金家?她那位神秘的父亲是金家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听口气严棣早知此事,却同样一直瞒着她,暗地里又在算计什么?
 
    书房内,严棣终于忍无可忍,站起身道:“天色不早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明日再说,皇兄请回吧。”
 
    皇帝目的已经达成,哈哈一笑道:“永乐你何必这么急,你的新娘子就在这儿。”
 
    严棣愕然,随即神色尽变,一手扭开密室的机关,快步沿着阶梯冲进地下密室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