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就算不是皇亲国戚也不会是一般官宦富贾,这个范围就要小得多了

     

“你如今晋级了,能不能感觉到悠悠的位置?”严棣硬梆梆的声音传来,这是他容忍这只只会坏事的灵兽待在他书房里的唯一理由。
 
    小灰不想理他,但是找回主人的渴望高于一切,终于抽抽噎噎道:“一里之内可以。”
 
    京城一带稍微大点儿的庭院长宽都不止一里。
 
    严棣闭了闭眼,他就不该指望这只该死的笨兔子,脑子里除了吃还是吃!
 
    一名小太监从外边快步跑进来,捧了一叠各色各样的花笺,躬身道:“王爷、梁公公先前吩咐找的花笺纸与笔墨来源都找到了,确实是京城里的出品,花笺出自‘清波馆’,墨用的是‘玄墨坊’的紫玉笼烟墨。”
 
    “继续查。”严棣沉声道。
 
    能够用得起清波阁与玄墨坊的东西,就算不是皇亲国戚也不会是一般官宦富贾,这个范围就要小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