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趁着秦悠悠昏迷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杀了泄愤都不奇怪

     

     “那好。”严棣忽然一笑,不是那种阴森森吓死人的笑容。而是两人成婚之后诱哄她的温柔微笑。
 
    秦悠悠愣了片刻,忽然眼前一黑就彻底没了意识。
 
    “你!你要干什么?!”大嘴拍打着翅膀试图喷火阻吓严棣,不过连吐几口气却什么都没吐出来。
 
    眼见严棣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更是危机感大增,展翅飞到半空躲得老远。
 
    他心里明白严棣是不舍得伤害秦悠悠的,但对他就不那么好说了,趁着秦悠悠昏迷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杀了泄愤都不奇怪。
 
    “你别乱来!悠悠醒来看不见我……你、你就惨了!”大嘴虚张声势恐吓道。
 
    严棣将秦悠悠横抱起身,淡然道:“奉神教供奉的那条蛊虫,你有没有兴趣?”
 
    咦?似乎是打算跟他谈条件?大嘴想到传说中那条被奉神教供奉了数千年的蛊虫,顿时忍不住吸了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