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多害怕对方回她一句:“没有这个人。”

     

  鬼三台内的奴仆都是世代在这里伺候金氏的世仆,能够跟随金氏的人外出的都是亲信中的亲信。鬼三台内与外界几乎消息隔绝,秦悠悠杜撰的这个大哥发生过什么事,山谷里不会有人知道,所以她只要不掰得太过,住在外围的这些人也无从印证她的谎言。
 
    妇人听她提起“胜常少爷”脸色微微变了变,最后平静道:“他受了重伤,这些年来没好过。不便见客,你有心了。你哥哥的心意我会替你转告他,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她爹真的还在!秦悠悠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天知道刚才她等这妇人答话的时候有多紧张。多害怕对方回她一句:“没有这个人。”
 
    如果她爹真的受了重伤一直未好,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从来不曾试图去找她们母女。
 
    只是他到底受了多重的伤?秦悠悠努力压住激动的心情,颤声道:“我、我只要替哥哥去向胜常少爷磕个头,了却他一番心愿。请夫人成全吧。”
 
    妇人原本觉得她表现有些奇怪,不过想到她可能是忆起早逝的兄长。便也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