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过了好一阵才慢慢走上几步,木然在那男子面前缓缓跪倒

     

   她考虑片刻,终于点头道:“也罢,你随我来,他受不得干扰刺激,你见过他了却心愿便回去吧。”
 
    “好!”秦悠悠用力点头。
 
    妇人招手让她进了院子,却并没有带她走进屋中,反而绕过房舍走到屋后。
 
    屋后同样有个小院子,一个身穿蓝灰色布衫大概三四十岁的男子正坐在一角手持一把雪亮的小刀在雕刻着一块只有手掌长的木头,似乎是在雕刻人像。
 
    他坐姿端正双手稳定有力,怎么也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秦悠悠心乱如麻,莫非她爹不是住在这个院子里?
 
    妇人将她带到那个男子面前,低声道;“他就是你要见的人,他多年前受了重伤,已经看不到听不到,也忘记了所有前事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悲痛凄然,只不过秦悠悠什么都没听出来,她完全呆住了,过了好一阵才慢慢走上几步,木然在那男子面前缓缓跪倒。
 
    那男子似乎感觉到有人接近,手上的动作一顿,将正在雕刻的木块急急收入怀中,不自觉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