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却又是和当初面对那小子他爹一样,最后又无可奈何

     

  望着远空那逐渐消失的飞虎痕迹,欧阳陵喃喃轻道:“怕是天武学院又要不平静了吧。”
 
    “陵哥哥,你为何不多留少甫几天,这孩子从小跟着那家伙,没有傲彤姐在身边,吃的苦头肯定不少,现在又要去天武学院那苦地方,我可是替傲彤姐心疼着。”元珊珊心疼道。
 
    “我怎么留他,那小子和他爹一样精明,但比起他爹来,又多了一份狡诈,甚至无耻,我是真的没法留他,让他祸害天武学院去吧。”
 
    欧阳陵俊朗的脸庞上露出了笑意,他似乎是已经能够想象到不久之后的天武学院,就会因为那小子的光临而鸡飞狗跳,那些天武学院的老家伙一个个气的吹胡子瞪眼,却又是和当初面对那小子他爹一样,最后又无可奈何。
 
    “你怎么说少甫的呢,那孩子多好,怎么无耻了?”元珊珊顿时瞪上了欧阳陵。
 
    “这……我说错了还不行么。”
 
    欧阳陵顿时一笑,他可不想为自己惹麻烦,心中却是暗道,那小子何止是奸诈无耻啊,才到兰陵府城短短的时间内,就弄的鸡飞狗跳,白虎门贺力,还有韩强这两个老狐狸都吃亏了,这哪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