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尽管他也听不清上课时老师在说什么,但他无所谓

     

  中学教室要比小学教室宽敞、明亮很多,黑板也是新装上的玻璃黑板,粉笔字写在上面很清晰,但是没过一个星期,坐在后排的学生便开始向班主任鲍月红反映,坐在后面很难听得清老师在说什么,因为较之小学,初中的课程要紧张很多,老师上课的节奏自然会快一些,前排的学生尚能适应,后排的学生就遭殃了。
 
    后排的学生之所以意见这么大,还有一方面原因,那是因为坐在后面的学生都是乡下来的,而前排的学生则是镇上的,这让乡下孩子心里很不平衡。
 
    唯一没有找鲍月红反映的就是杨天,他只是静静地坐在教室的角落,尽管他也听不清上课时老师在说什么,但他无所谓,整个初中的课程他都已经温习过了,现在去高考也无所谓,之所以静静地坐在这里,无非就是想回味一下初中时代的青涩时光。
 
    鲍月红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她决定在周五晚上开一个班会。
 
    “……对于座位问题,我想了很久,座位确实不好排,要照顾近视的同学,要照顾个子小的同学,还要照顾成绩基础不是很好的同学,老师我也很为难,不过老师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大家赞不赞同!那就是这个星期天晚上举行一场摸底考试,成绩好的同学可以自主选座位,至于成绩暂时不行的同学只能遵从老师的安排,等成绩上来之后再提要求,可以吗?”鲍月红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人长得好看不说,辅导学生的方式也很独特,在她的身上有一种年轻女性的性感风韵,这不禁让小杨天总是忍不住多看她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