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而是他知道,要是他把这事抖出来了

     

 但杨天能感觉到,这件事还没结束,因为小孩子都有些年轻好胜,他从孙辉他们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他们正在伺机报复。
 
    晚自习,杨天被鲍月红叫到了办公室,新学期到来,鲍月红的办公室也变了样,桌子上多出了很多鲜花,有桂花,也有红玫瑰,很显然,桂花是她学生送的,至于玫瑰,应该是追求她的人送的吧!
 
    鲍月红年轻有活力,人长得又标致,所以见到这些杨天并不感到奇怪!
 
    “杨天,听说开学那天你和孙辉打架了?”鲍月红今晚穿得是透明度很高的紫色坎肩,下身配的是宽松的黑色喇叭裤,有点小性感。
 
    “哦,没有,我们一起玩玻璃球呢!”杨天淡淡一笑,倒不是他敢做不敢当,而是他知道,要是他把这事抖出来了,不光是他要倒霉,陈明也会受到牵连。
 
    他清楚,应该是孙辉恶人先告状了,否则鲍月红不可能知道这件事,这个小孩还真是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