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在这个小孩面前,她似乎很难表现出威严

     

 “玩玻璃球?都初中生了,还玩玻璃球?”鲍月红童真一笑。
 
    “嗯,有些东西就算是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可能都还乐意去追忆,去回味!”杨天诚然笑到。
 
    这话像是一个温暖的小手触到了鲍月红内心深处的冰封地带,让她刹那间愣住了,像是被杨天的话惊到了,也像是在回味过往的童真。
 
    “你这小鬼,逗老师开心是吧?快说,为什么要和孙辉打架?”当鲍月红从梦境中走出来之后,现杨天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得她顿时脸就红了,一脸的窘迫。
 
    “打架是每个人都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可是有些时候不给一些人一点颜色瞧瞧,他们是不会学乖的!鲍老师,你不经常跟我们说吗,我们不能老想着去欺负别人,但也不能被别人欺负了!”杨天坦然一笑,他看出来了,鲍月红并没有追究和责罚他的意思。
 
    “少贫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鲍月红轻轻一拍桌子,以示威严,但她也觉得奇怪,在这个小孩面前,她似乎很难表现出威严,他的沉稳出她的想象,感觉他们是同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