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杨天也不客气了,直接坐到了鲍月红对面的椅子上

     

“你没说过吗?哦,那你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对吧?”杨天思索少许,方才想起,这是重生前,鲍月红在毕业典礼上说的话,现在还没说。
 
    “人小鬼大,以后在学校别给我惹事,知道吗?我在这里呆不了几年了,别让我为难!”鲍月红点了点杨天的脑袋,淡淡的香水味迎面扑来。
 
    “老师,你要走了?”杨天稍惊,但他很快就想起,鲍月红只是以胜利中学为踏脚板,实习的地方,她一个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怎么可能愿意在一个乡镇中学呆一辈子?
 
    重生前他就听说了,鲍月红一直想去滨海市的高中去教书,而且她的目标很坚定,那就是滨海一中、二中和三中,其他学校,一概不去。
 
    “是啊,你想我一辈子呆在这穷山沟里啊!”鲍月红知性一笑。
 
    “这里挺好啊,山明水秀,生活也很安逸,大城市生活节奏快,压力很大哦!”杨天也不客气了,直接坐到了鲍月红对面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