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他去年春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悲痛的准备

     

一个老师抱着学生的腿睡着了,看上去很可笑,但杨天却不这么看,看到鲍月红最终是抱着他的腿睡着的,他心中不禁是一阵宽舒,或许她总算找到一个小小的依靠了吧?
 
    要不是心中孤寂,想必她也不会认他这个弟弟!顺手摸了摸鲍月红柔顺的丝,杨天长舒一口气,给她冲了一杯麦乳精,放到床头柜上,他便悄然离开了。
 
    回到大柳树村,杨天便得到一个噩耗,那就是他爷爷杨清堂快不行了,这个消息令他很吃惊。
 
    在他印象中,他爷爷是1997年春天去世的,也就是去年春天,他去年春天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悲痛的准备。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清堂来了他家之后,性情大好,居然多活了一年,这令他很欣慰。
 
    但苍天对生命总是那么刻薄,该走的人始终都留不住,杨清堂最终还是倒下了。
 
    回到家中,屋里已经哭成一片,杨宝夫妇趴在杨清堂的床前,紧紧握住杨清堂的双手,泪流满面,立在一旁的杨雪玲也是哽咽着、抽泣着。
 
    “哥哥回来了!”见到杨天,杨雪玲轻声喊了一句,顿时,杨宝夫妇也是急忙起身,快将杨天拉到杨清堂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