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心中怅然,偶的个神啦,都二十一世纪了

     

 村子里总共有四个庄子,样子都差不多,都住着矮矮的土房子,这让骑车顺着颠簸山石路进村的杨天有些愕然,心中怅然,偶的个神啦,都二十一世纪了,滨海市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贫瘠地方?看来滨海农村改革算是改革的末梢了,需要抓紧了。
 
    放眼望去,几个村子里较为富裕的也只是住着青瓦灰墙,哪里像个二十一世纪的新农村?
 
    村部倒是有些模样,二层砖瓦小楼,外面贴着白瓷砖,只是瓷砖早已开始脱落,墙壁上留着下雨时留下的污渍。
 
    “哎呀,杨村长,欢迎欢迎,我是村支书老阮!”杨天摩托车在村支部门口熄火不久,一个老农一脸欢笑地从村支部里走出来,他上身穿着雪白的衬衫,下身是西服裤,脚上则是雪亮雪亮的黑皮鞋,嘴中叼着烟,腾腾白烟熏着老汉饱经风霜的脸,让他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
 
    他头雪白,显然是属于这一块德高望重的人。
 
    老阮很客气,快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梅,拔出一根地向杨天:“乡下比不上去城里,杨村长将就着抽一根?”
 
    “您别客气,我不抽!”杨天摆摆手。哎呀,上面做事就是效率高。我还以为你们这些上面派来的干部要在十天后才来呢,没想到你们现在就来了!杨村长啊,要不是那个妇联主任比你来地还早,把你的房间顺带收拾了,今晚你恐怕就要跟我挤一挤了!”老阮嘿嘿笑,声音里带着浓重的乡音,近似山西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