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小北忽的又跑了回来一边紧张地询问杨天的伤势

     

 而另外一个人则是格外精明。在杨天起跳地时候。他的砍刀快挥起。削向杨天的脑袋。
 
    杨天正在踹人。躲闪不及。砍刀削到了左臂。鲜血顿时飚了出来。
 
    但那人也没有好过。因为杨天在踹人的同时。迅扯下己的裤腰带。猛力抽向那人的脖子。
 
    噼啪一声脆响。那人的脖子被杨天的裤腰带勾住了。随着杨天地大力一拽。那人便从车上被带了下来。身子在空中转了几个圈。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惨叫不已。动弹不得。
 
    “啊。杨天。你没事吧?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呜呜。你们这两个坏人。我要打死你们!杨天……”小北忽的又跑了回来。一边紧张地询问杨天的伤势。一边冲过去猛踢那两个骑车的人。若不是小北是女孩子。踢起来力道小。那两人定会活活被她踢死。少许。小北紧紧地握着杨天受伤的胳膊。泪流如涌。
 
    “是谁派你们来的?”杨天一脚踢掉其中一人的头盔。显现出来的是一个黄毛。脖子上还有纹身。此时的黄毛是鼻孔和嘴巴都在流血。
 
    “呵呵。我们做事是有规矩的。绝对不会出卖东家!”黄毛乐呵呵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