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完全可以出院了可是黄娟就是不让

     

  “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到公安局说吧!”杨天拨通了滨海市公安局局长孔雷地电话。
 
    “到了公安局我也不会说。与其坐牢。我也不想出来被道上地人砍死!”黄毛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杨天长叹一口气。看来这是一个很专业地犯罪组织。朱凯这次是下了大本钱。
 
    他没再折磨那个黄毛。而是领着小北快回学校了。一路上。小北是搂着杨天走。她已经拨通了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
 
    第二天一早。省人民医院。
 
    杨天躺在病床上。左手打着绷带。其实他只是手受伤了而已。完全可以出院了。可是黄娟就是不让。小丫头可是正在省人民医院实习啊。昨天听说他受伤了之后。她冒着被处分的危险冲出了人民医院的集训队伍。匆匆来到急诊室。见到杨天的左臂都是血。小丫头愣是哭了一夜。今天说什么也不肯让杨天出院。让他在这里修养几天再说。
 
    而小北则是坐在一旁的沙上。也是一夜没合眼。不过她只是选择了远远地看着杨天。见黄娟在他身边。她不好意思凑过去。
 
    不到一会。李旭东和李小然他们都纷纷过来看望杨天。明白人都能猜到是朱凯干的。所以大伙一说到朱凯都是愤愤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