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左手端着茶杯颇有大人物地架势

     

 “你啰啰嗦嗦到底想说什么?”杨国彩没好气地问到。
 
    “请问曾强算是杨门子弟吗?”杨天反问杨国彩,笑容温和,但眼神中却有一种逼人的气息。
 
    “当然算了!”杨国彩响亮答到。
 
    “身为杨门子弟,在公共场合调戏人家女服务员,还耀武扬威打了人家大堂经理!这个妥当吗?”杨天厉声说到,见杨国彩要反驳,他阴阴一笑,“你说话之前最好先问问你儿子有没有做过这些,免得一会又要把自己说的话吞回去,那就不好看了!”
 
    杨国彩顿时一愣。有些哑然。因为她心中清楚。曾强肯定是在钱柜闹事了。而且影响很恶劣。
 
    “就算强子做地不对。那你身为他表哥。教育他几句也就行了。没必要下重手吧!”见杨国彩说不出话来。杨国庆插话了。左手端着茶杯。颇有大人物地架势。
 
    “一步错也就算了。居然还在公共场合骂自己地表姐是臭不要脸地。大肆羞辱。把表姐骂哭逃走之后。不但不知悔过。还欣欣然。这样地人不该打吗?”杨天眯眼问杨国庆。脸色也是凝然。
 
    杨国庆愣了。他知道杨天说地表姐就是他地宝贝女儿杨兰。曾强羞辱了杨兰。这事杨兰已经说了。当时他劝杨兰。说曾强是表弟。让着他点。可现在要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说曾强是对地。那肯定很伤女儿地心。因此杨国庆不知如何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