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我暂时还不想让人在背后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祖宗十八代

     

   杨国萍和杨国秀那边早已经是惊叹连连。杨天是杨家第一个让杨国庆无话可说地人。素来以长兄为父自居地杨国庆终于棋逢敌手了。快哉!
 
    “曾强辱骂表姐。地确不对。应该道歉。也应该受到处罚。但也应该是我们长辈来处罚。还轮不到你吧?”杨国庆岂是那种轻易服软地人。他放下茶杯。起身对峙。
 
    “好!那请问,你们拿不拿我当杨门子弟,杨家唯一的长孙?”杨天怒之。
 
    这话一出,杨老太太心慌了,杨国萍他们都是连声说:“这个是当然!”
 
    众人都是在敞开怀抱,让杨门唯一的男丁快回归,好生待着,不能让他受委屈,然后离杨家而去。
 
    他们还担心他不拿他们当亲人呢,现在他质问一句这样的话,让他们岂能不心慌?
 
    “那曾强骂我是野种,我能不能收拾他?别说是我是杨门新丁了,就算是我是局外人,他这样辱骂我,我也会打得他满地找牙!”杨天踱步到聚贤堂中央,“没有家教、胡作非为也就算了,还拿杨门的脸面去给他擦**,身为杨门子弟,我不打他打谁?有些人不要脸就算了,我暂时还不想让人在背后指着我的脊梁骨骂我祖宗十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