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古心名静静地坐在一边,神色忧然,像是在思考什么

     

 老太太太伤心,因此大伙没有现场吵起来,待老太太进屋休息了,杨国秀憋不住了,大声吼了起来:“我觉得应该是人为!”
 
    “绝对是人为,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下人做事这么马虎,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杨国庆拍桌子吼到。
 
    “下人?!哼,昨晚家里根本没有下人!”杨国秀是直肠子,有疑惑就喜欢大声吼起来,这一点她和丈夫古心名截然相反,古心名静静地坐在一边,神色忧然,像是在思考什么。
 
    “三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自己人做的?可昨晚家里只有杨天他们啊!”杨国彩阴阳怪气地说到。
 
    “废话,杨天会放火烧自己吗?”杨国涛第一次怒,素来稳健的人起火来,倒也有几分可怕,让杨国彩和杨国庆有些诧愕。
 
    “那你的意思是有人要陷害杨门了?”杨国庆定定神,蹙眉说到。
 
    “对,而且目的很明确,那就是除掉杨天!”杨国秀咬牙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