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一来咖位有别,二来,他和编剧苏塔需要沟通

     

   
      不管是她们刻意为之的真,或者刻意为之的假,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
 
    他自觉自己像是活在楚门的世界里,接受一切人为的安排,照着他要做的那些东西去演下去,演的不仅仅是戏,还有人生。
 
    倒是唐秋有意思,话直白地说出来,让他忍不住觉得怪可爱的。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啊,可以一分钟变一张脸。
 
    此时江一凛打开了电脑,虽说真人秀是封闭式,但事实上,节目组是允许江一凛带通讯设备的,一来咖位有别,二来,他和编剧苏塔需要沟通。
 
    剧本出来已经几个月了,但江一凛却依旧在吹毛求疵,苏塔倒也不生气,不厌其烦地改。
 
    facetime那头出现了苏塔的脸,加州的阳光让她看起来更黑了些,笑容灿烂。
 
    “hi。怎么这么没精打采的?”
 
    “劳动人民。”一凛懒懒地伸展双臂,双手环抱在胸前,“封闭式拍摄,苦不堪言。”
 
    “你少来。”苏塔还不了解他,“昨晚又一宿没睡吧?少吃点安眠药。听投资人说这次是和12个女选手别墅三天乐?”
 
    “得了吧。你知道我最怕女人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