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却见她用被子蒙住了头,只好悻悻作罢

     

  夜里周子豪的眼睛让她有些无法闪避,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暴露了许多。
 
    脱胎换骨哪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
 
    每一阵雷声都会让她骨子里冷不丁地一颤,心里却是火烧一般地难熬。
 
    她微微闭了闭眼,然后爬上了床,周蕊本想再跟唐秋聊一会儿,却见她用被子蒙住了头,只好悻悻作罢。
 
    老房子隔音并不好,今日的秋日雷声显得额外地大,穿过雨帘穿过窗又穿过半薄的棉被,毫不留情地钻进她的耳廓。这雷声和雨点,有节奏一般地把她往睡眠里送,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唐秋想。
 
    ——完了。又要做那个梦了。
 
    其实也算不上梦,反而因为刻意地回避,当它重新在脑中呈现的时候,新鲜真实得不像梦。
 
    人的记忆很奇妙,真正发生过的事,如若反复拿出来咀嚼,定起毛边,若能添油加醋一番番地想,或许到了最后,是模糊的一团。
 
    但有些不忍去回望的过去,细节却梳理得根根分明,每一根,都像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