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低头时忽然苦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衣角

     

  车里的气氛有些微妙,唐秋只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可说不出,也说不得,低头时忽然苦笑了一下,揉了揉自己的衣角。
 
    出门的时候随便捞了一件衣服,是件旧的,上面起了毛球,这时,显得有点寒碜。
 
    “到了。”一旁的人淡淡地说了句,打开车门。
 
    窗外雨已经越来越大,几乎瓢泼。
 
    她反应过来,刚想下车,却又听到他凶巴巴一句:“等下!”
 
    车门啪嗒关上,他撑着伞绕过车头,到了她这边,车门打开时,伞已经挡住了瓢泼的雨。
 
    江一凛一手拿伞,一手把住车门。
 
    “下来。”
 
    唐秋顺从地从车上下来,却没有看他的眼睛。
 
    伞不大,两个成年人要并排走不贴着着实有些困难,江一凛身体跟她保持着距离,伞侧向她那边,被她轻轻推了回来。
 
    “突然这么绅士,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