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你也不用看菜单了。他们家菜单看不出什么花儿。”

     

  耳朵这么好啊。江一凛这时直起身,道:“饿死了。”
 
    包厢里点着香薰,是中式风格的坐榻,中间一个胡桃木小方桌,摆着茶盅,榻上搁了干净的毯巾。
 
    程锦琛从移门后探出一个脑袋:“吃什么?”
 
    “老样子。”江一凛看了眼唐秋,“你也不用看菜单了。他们家菜单看不出什么花儿。”
 
    “喂喂喂,菜单可是初一亲自画的!你再埋汰她试试?”老板音量稍高,笑着辩驳道,语罢他冲唐秋一笑,“先拿毯子擦擦头发吧,干净的。这大老爷们没事儿,姑娘可别受凉了。”
 
    话说得讨喜,却没有油腻感,果然还是得看脸,唐秋忍不住回了好几次头,礼貌地道谢。
 
    “看什么你?”江一凛捞过毛巾,见她这样,忽然不爽道。
 
    “帅。”唐秋眼睛不看他,慢条斯理,理直气壮地蹦出一个字。
 
    “能有我帅?”
 
    “你在不爽什么?”唐秋直起眼睛,耸耸肩。
 
    “我有什么好不爽的?”江一凛白她一眼,“我是觉得你的审美,令人堪忧。”
 
    “那你忧的事儿,未免有点多啊。”
 
    刚才那有些尴尬的气氛,几句你来我往略微缓解,唐秋努力想让这气氛保持,见他盯着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