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惹得刚才一直脸色都有些郁郁的唐秋,经不住也笑了下

     

 “你又看什么看?”
 
    “你这穿的,是什么玩意儿啊?”他一脸嫌弃。
 
    这让她有些羞恼,索性把袖子亮给他看。
 
    “起球的毛衣而已,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唐秋怼人的功力,可算是日渐精进。
 
    这时温酒已入座,老板亲自端过来几道小菜,做得却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精致,大概是看到她讶异,他解释道:“这家伙吃惯了那些东西,来我这,非要吃点看着糙的。”
 
    虽然算不上精致,但要论糙……
 
    “我们能做到的糙,只能到这个地步了。”程锦琛笑起来还真是好看,惹得刚才一直脸色都有些郁郁的唐秋,经不住也笑了下。
 
    这笑落到江一凛眼里,心头颇有些不舒服。
 
    “你就自夸吧你。别撩了。”江一凛抬了抬手,一脸的“请他出去”,顺便将酒满上。
 
    听到程锦琛道:“你不是开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