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说那没办法,你那不过也是逢场作戏地否认

     

 他当时在想什么呢?那时候他不像现在这么心软,他眼里只有算盘,那时候,江一凛还只是一个听话的布偶一样的男孩。那天保安没能抓到袁歆,甚至还被他狠狠抓了一道。那小丫头就连滚带爬地跑了。
 
    那像是个随时会炸的定时炸弹,江沧海接下来的几天,都派人在找。
 
    至于江一凛那边,他哄他说,人走了。
 
    “怎么就走了呢,怎么会走了呢。父亲你不是说留她吗?”
 
    “那孩子就是刚好来这边玩,这不她爸爸催她走嘛,好像要赶火车去。”
 
    “不是啊。”江一凛有些想不通,“可是她那天,她……浑身脏兮兮的。”
 
    “哎有吗?”江沧海皱着眉头说,“我倒是没觉得。”
 
    “而且,她情绪很激动。”
 
    “傻孩子,看到你那么优秀,看到你有今天,她能不高兴吗?还有啊,她当时确实气坏了,但我也跟她解释了,说那没办法,你那不过也是逢场作戏地否认。”
 
    “她……”江一凛眯着眼,有些迟疑地问,“她还生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