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然而命运残忍,将他们生生分离

     

 从前袁敬意是怎么训练她的?要演一个角色,要先了解ta,和ta对话,你不能猜测ta,而是要让ta告诉你ta的身世,ta的喜怒哀乐。
 
    怎么告诉?靠想,真诚地想,想到把ta活过来,想到ta把嘴撬开。
 
    ……
 
    她胸膛微微起伏,眼前,仿佛有了陈周氏的模样。
 
    她坐在那,脚是裹过的,走起路来,步步生莲,可却也步步生怯。
 
    她红着脸,问唐秋。
 
    “你……想知道?那我便一桩桩说给你听吧。”
 
    她也曾少女过,或许在戏班子的时候,有过暗恋的师兄,想和他一块惊艳舞台,成为一双名角,然而命运残忍,将他们生生分离。师兄去了哪了?或许仍在台上,或许是死了,或许二人全无音讯。而陈周氏,被命运大浪冲到了更残酷的地方。
 
    她是吃过很多苦的,从前挨师父的板子,青衣花旦都唱,唱得不对了,就挨打,师父才不会为了她是个女儿身就少打她咧,板子抽在手上,是龇牙咧嘴的疼,但师父是不准她龇牙咧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