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不再是那一位戏子,而是在人生的舞台上

     

因为那不好看。她得是好看的,人好看,神态也好看,表情也好看。这好看,是为了上台子的。
 
    也不觉得苦,因为大师兄总是护着她。巴掌后来自大师兄的枣,多挨几个巴掌也是划得来的。台下有他,踏实,台上有他,更是踏实。为着他,也要留在戏班子里,也要唱出个名堂,陪着他唱下去。
 
    可后来呢,散了。还是散了。一场兵荒马乱啊,让他们的梨园破败了,什么都被抢了,烧了。他们,也把彼此丢了。
 
    疼不疼?当然是疼的,不仅仅见不到他,连戏也是唱不了了。从前被人轻薄,好歹有个名号,今日被人轻薄,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她依旧得是好看的,人好看,神态也好看,表情也好看。这好看,却是为了取悦男人,然后她才能活下去。
 
    被娶进周家门的时候,她不过比她们家的二小姐大两三岁罢了。见她拿眼斜她,一副轻蔑的学生气。她也不恼,但即便不恼又怎样,昔日的京剧生涯,让她天生就有一副傲相。但骨子里,早就没了,被打得魂飞魄散,被搅碎在骨骼里,混在血液里。
 
    活在这个家里,是多么不容易。那个时代,也是多么不容易。要和自己谈和,也是不容易。她开始扮演的人,不再是那一位戏子,而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戴上一个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