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倒有些轻飘飘,但她也能听出这轻飘飘的好

     

  可面具之下,她的神情萧条,眼神悲伤。
 
    她说:“我已不再是我。早就不是了。”又抬头,迫切问道,“你可懂我?”
 
    这一席话在脑中盘旋,唐秋只觉得眼中一热,心头钝痛。
 
    她吁出一口气来。
 
    “懂。怎能不懂?”
 
    “好了?”裘锦此时见唐秋来到身边,面无表情道,“那开始吧?时间可不多了,得抓紧,耽误你自己没什么,别把别人给耽误了。”
 
    然后他拍着手:“赶紧赶紧,重新开场排!”
 
    齐思思给了一个眼神让唐秋自己理会,却见她意外地回报了一个微笑,不知怎的,她觉得这个笑,倒有点不像唐秋了。
 
    因为那笑里,带着唐秋所没有的讨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只能瘪瘪嘴,不太情愿地开始排练。
 
    而让她更诧异的是,唐秋跟之前的状态像变了个人似的,之前的台词若是说得生硬,现在,倒有些轻飘飘,但她也能听出这轻飘飘的好,就好像,那陈周氏,本来就是这么讲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