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不理解他把自己过得那么潦倒,不理解他的一切

     

  老人说:“我乐意!我就喜欢唱个戏……”
 
    “那您喜欢唱我不拦着您,您搁家唱啊。上外头乞讨呢多丢人啊。”
 
    “我那是卖艺!”
 
    “我看您那是丢人!这玩意儿有那么好么?我倒是觉得,啊啊啊啊地嚎的,人没问你要钱已经够不错了。您还给自己唱出心脏病来,我看那烟波桥上的人得问您要精神损失费!”
 
    “你不懂!你懂个啥!”
 
    唐秋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忽然苦笑了一下,她莫名有些难受。于是,悄悄地就离开了医院。
 
    老人无大碍,但会有多落寞呢?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她也多不理解袁敬意呐。
 
    不理解他对京剧的痴,不理解他把自己过得那么潦倒,不理解他的一切。
 
    医院外头的天已经黑透了,唐秋的鼻头忽然有些酸涩,她忍住了抽噎。
 
    “唐秋?你怎么在这?你怎么了?是家里人生病了?”
 
    今夜有雾,唐秋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林瀚。
 
    “上次说好要约你一块吃个饭,没想到你还真是无情啊。”林瀚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