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这不像是自然的锈蚀,应该是活性的锈蚀

     

    失败、畸形、不完全……这些词汇都可以形容沈聪对金属疙瘩的感知。
 
    紧接着另一个感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金属疙瘩对外散发活性辐射,可以感觉出来,它的辐射连续性强度,也就是活性量维持在0665h程度,相当不弱。但是它的天赋,也就是活性源的极限值,却无法感知,活性量的程度也存在漏失的现象。
 
    之前沈聪给活性源的定义,是装水的瓶子容量。
 
    那么这块金属疙瘩的活性源,好像是一个漏水的瓶子,不知道它能装多少水,或者说很难装满水。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发生?”
 
    沈聪一边继续研究,一边开动大脑,脑补各种答案,然后一一排除、对比。
 
    “铁人是载具和人类生命一体化,铁兽是载具和动物生命一体化……金属活化的现象似乎只有三种,一种是树木的树皮等组织金属渐变,一种是变种人、半兽人、进化兽的骨质结构金属渐变,还有一种就是铁人、铁兽的金属载具。”
 
    “除了这三种,金属似乎很难被活化,这个世界上的金属已经发生不同程度的锈蚀,这不像是自然的锈蚀,应该是活性的锈蚀。”
 
    “那么活性究竟跟金属什么关联?”
 
    “是促进金属活化,还是加快金属锈蚀?”
 
    “金属疙瘩又是怎么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