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不只是韩守成等人觉得离奇,沈聪同样觉得离奇

     

 “能请问你们的姓名吗?”韩守成很温和的问道。
 
    “我们俩是采虫队的彩虹,我叫罗靖宁,他叫岳川山,剩下六个是采虫队的草民。”罗靖宁说了名字,随即反问道,“你们是东部战区,军队,那个,你们在外面,是不是一切正常?”
 
    韩守成道:“灾难的范围非常大,影响非常深远,目前为止,我们只能确定江苏、安徽,以及山东部分地区,都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与外界还无法取得联系。能说一说,什么是彩虹,什么是草民?”
 
    交流在持续,可以看得出罗靖宁等人,抱着很强烈的警惕心。
 
    不过慑服于装甲车部队的威胁,还是乖乖配合韩守成等人检查和询问,问清楚了一切,不只是韩守成等人觉得离奇,沈聪同样觉得离奇。
 
    徐州市的变化,简直可以说闻所未闻。
 
    ……
 
    流星雨说来就来,毫无预兆。
 
    随后末日风暴,整整刮了一个月时间,地表的一切都被摧毁,只有躲在地下的人类活了下来,成为幸存者。
 
    这个时候,世界也开始剧烈的变化。
 
    活性主导了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