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挽了一个剑花,将血花甩干净

     

   
    陈秀妮目光扫视前方,那里同样有两核虫战士的尸体,都是沈聪赶过来,简单一刀杀死。秀眉挑起,陈秀妮表情略显振奋:“打起精神,我们去另一个方向支援。”
 
    庄子换了一把金核大刀,跟上去:“好。”
 
    ……
 
    两把短剑狠狠扎入一名虫战士的胸口,苗花凤再一脚踩着虫战士的尸体,将两把短剑拔出来,挽了一个剑花,将血花甩干净。
 
    微微有些娇喘。
 
    她杀的是一名两核虫战士,实力与她不差多少,加上拼了命要逃,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拿下。
 
    虫战士培养不易,需要多少条人命才能培养一枚虫核。
 
    种植还有失败的风险,更别说能种植成功两枚虫核,这些都是虫战士的中坚力量。能杀死一名两核虫战士,苗花凤内心里很有成就感。
 
    然而,当她抬起头,看到前面不远处,狰狞的战甲,心中的成就感就备受打击。
 
    什么叫一个人毁掉一个聚居地,她终于明白过来。
 
    当这个身穿狰狞战甲的男人,从天而降,猎杀逃跑的虫战士跟切瓜砍菜一般,那种天神下凡的姿态,深深震撼着苗花凤的内心,久久无法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