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现在只剩下一半了,还被虫战士奴役

     

  “当然,在战区应该没有人敢冒充军队的人吧?”战士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奇怪,军事化管理的当下,竟然还有不认识金属大队的,即便不认识他,也能认识车啊。
 
    听到对方承认是东部战区的军人。
 
    余敏霞又想要哭,不过总算是调节好情绪,硬生生止住,挂着眼泪就开始喜笑颜开:“太好了,太好了,黄老板没有骗人,东部战区还在,我终于到了东部战区,呜呜……”说到最后,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要哭了。
 
    但是她几句乱糟糟的话,还是迅速引起了两名战士的注意:“女同志,你是说,你不是东部战区的幸存者?”
 
    “嗯嗯嗯!”余敏霞郑重点头,边哭边说,“我是蒙阴人,我们有好多幸存者,以前有十几万人,现在只剩下一半了,还被虫战士奴役。解放军同志,你们要救我们啊,不然我们这些人都会死掉的。”
 
    “别着急,你慢慢说。”战士神色凝重起来,示意另一个战士去统治高层,自己继续安抚余敏霞。
 
    很快,巡逻班的班长也下车,亲自询问余敏霞。
 
    得知她来自济牟岱地区,那里有好几万幸存者,正处于危难之中,班长当即就下令,巡逻班的车队护送余敏霞前往新沂市,不去管射杀的老鹰了。
 
    路上,巡逻班的班长,并没有询问具体的信息,这些事情轮不到他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