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平日里他思考的都是如何防备别人

     

 “我?”沈聪皱眉,不明所以。
 
    电子合成音语调很冷,而陈秀妮的生物脑所散发的活性波,同样蕴含着“冰凉”的冷意,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你还记得以前你说过,想要和我生个孩子?”
 
    “计划已经取消。”
 
    “你可以很简单就选择取消,但是你从未考虑过,我选择继续还是取消。”陈秀妮道,“我一直心中怀着希望,终有一天你流浪足够久了,会停下来,寻找一处港湾停靠,我希望我是合适的港湾。”
 
    沈聪目光闪烁,没有立刻回应。
 
    他的情商表现得很低,但事实上在内心世界里,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情浪子——总是幻想着美妙的爱情、坎坷的爱情、悲伤的爱情、凄惨的爱情等等,邂逅一位又一位美丽的女子,欢度良宵。
 
    当然这些想象无法转化为现实。
 
    他未曾相信任何一个人。
 
    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令他产生要爱得死去活来的想法。平日里他思考的都是如何防备别人,如何生存下去,如何超越自我。唯有夜深人静需要发泄的时候,抱着娃娃,看动作爱情片,找点刺激。
 
    脑海里会意淫一下接触过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