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朱娉婷失望的跟沈聪道别,去找她的小姐妹了

     

“你爷爷叫什么?”
 
    “朱海峰,你听过吗,地共体早期时候,他还担任过农业部副部长呢。”
 
    “朱海峰么……”
 
    “你知道我爷爷?他都去世好些年了。”
 
    沈聪还能说什么,遇到一个撩自己的妹子,结果竟然是老熟人的后代。
 
    他仿佛回到了地球大灾变不久的日子,他从无为县前往居巢区,在城南遇到了自称暗部队长的中二小青年朱海峰,然后,杀了张根让朱海峰管理城南幸存者,后来又扶持朱海峰当了居巢区一把手。
 
    再然后,就没多少交集了,可能偶尔见过几次,聊过几句天。
 
    这时候街角有人在呼唤朱娉婷,似乎是她的小姐妹,朱娉婷忙对沈聪说:“沈聪,你的火种号是多少啊,加个好友?”
 
    “火种号?没有。”他不知道什么是火种号。
 
    “啊,你不是金属人吗,难道是元素人,那,有机会再聊天吧。”朱娉婷失望的跟沈聪道别,去找她的小姐妹了。
 
    金属生命与元素生命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生殖隔离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