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多看一些医书与吕家先祖们治病的案例吧

     

   不过,吕天麟也是南华大学未合并前的雁城医学院毕业的,他能认识以前的老校长也并不奇怪。可问题是,听赵元俨话中的意思,他似乎知道自己是吕天麟的儿子。不过为何在自己替他治病的时候,他连一点异常都没有表现出来?吕重很是想不明白。
 
    就在吕重心中疑虑重重的时候,吕天麟也结束了与赵元俨的交淡。对于吕重能治好赵元俨的病,吕天麟显得很开心,也认可了吕重的医术。
 
    挂断了电话,吕天麟的脸上时不时地就会流露出一丝笑意,看着自己的儿子越看越满意。不过,吕天麟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对吕重郑重地说道:“小重,你还没有行医资格症,以后能不出手还是尽量别出手吧。”
 
    吕重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父亲是好意。在这个社会,不是你医术高明就能行医的。
 
    “儿子,你的医学天赋很惊人。二个多月后你就要上大学了。要不暑假你就回老家吧,多看一些医书与吕家先祖们治病的案例吧。”吕天麟对着吕重吩咐道。虽然他决定不干涉儿子报考的专业,但是,他还是希望吕重能抽出尽可能多的时间去学习华医,尤其是吕家自己传承下来的医术。
 
    吕重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当下点头应允:“好的!不过我还有两个病人没有痊愈,我每周周六会抽出时间去市里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