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前方是刚才站立地平坦之地,四周比较空旷

     

来得几十人,只剩下十几人,躲在死角中,说是反击,不如说是苟延残喘。
 
    “哈哈,丁亨龙,如何,想要暗算我,没想到现在是这个样子吧?”察因哈哈大笑,对着丁亨龙一伙藏匿的死角高声喊喝。
 
    丁亨龙的手下,也不是草包,占据一个易守难攻的位置,双方陷入了僵持的状态,小军带着人从四周聚拢过来,包围圈越来越小,他也看了看对方的掩体,想要投掷手雷解决的想法也破灭了。
 
    那个死角。就是这两国交接处,平坦之地边缘,唯一的一个掩体,后面是悬崖,前方是刚才站立地平坦之地,四周比较空旷。对方的枪手并不弱,想要站起身准确的手雷投掷,肯定会受到对方枪手的狙击,根本无法保证准确度,再说了,这里是边界,虽然边防都撤了,枪响正常。小范围的爆炸也可以接受。可如果大面积的投弹,那无疑于自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