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又因何要左昊军来考验自己,这些,付林都需要答案

      “爸,您这是糊涂的人了,看了半天,就知道父亲的身体没事,自己隐瞒实力地事情他也知道,左昊军也知道,听得他是一头雾水,听到父亲竟然要酒喝,更是一愣,忍不住问道。 “长话短说,你老子我要跟这小王八蛋喝酒,你愿意陪着,就陪着,不愿意,听完就走。”付元海哪里还有那一副严谨庄重的态度,完全一个老流氓般的一脚踩在椅子上,双手不停的揉搓,刚刚与小军对了一脚,疼痛难忍。 “我装病,是不愿意跟他们斗,无趣,正好你也大了,把你扔进去锻炼锻炼,几年时间,感觉你还可以,让你去华夏,让小王八蛋给我看看,你这继承人如何,不合格或是他不满意,他不会来;合格和满意,才会有今天的场面,懂了没?老洪,快把酒给我拿来!”付元海真地是长话短说,几年的安排,在几句话之间就算是对儿子的交代了。然后就大声的对外面喊着。 幸好付林经过几年地历练,很多东西,已经会从一句话之中,想到很多很多,父亲的意思很明显,称病,不是躲着,而是不愿斗,自己,经历了这一番明争暗斗,确实成长了许多,但他不明白的是,父亲怎么与左昊军结识,看关系几乎算得上忘年了,又因何要左昊军来考验自己,这些,付林都需要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