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幻灯片|NEWS
而是一只领地被侵犯正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

     

“是又如何。”严棣有些意外,这只笨兔子原来跟它的主人一样,平时装出一副可怜相,实则十分胆大难驯。
 
    就算是他那匹以凶悍暴躁著称的麒麟赤血马驻云飞,还有相月国里诸多杀人如麻的武将,也不敢在他的目光下如此放肆。
 
    “你死心吧!你不会有机会的。”小灰个子小气势不小地哼道。
 
    严棣不以为然,懒得与一只废物灵兽斗嘴,如果不是秦悠悠把它当宝贝,他早拿它去喂自家灵兽了,驻云飞对这只兔子怨念得很,想必很乐意“亲口”解决它。
 
    小灰恨恨道:“对我不好的人,悠悠都不会喜欢!”
 
    “拭目以待。021  表里不一的禽兽”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严棣有一刹那仿佛看见眼前蹲坐着的不是一只弱小痴肥的笨兔子,而是一只领地被侵犯正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