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行业动态|NEWS
DJ娱乐官渡“约法三章”(人民眼·创新社会治理·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喝一顿酒,鲁胜利跟村民小组组长签了一纸承包合同,占20亩地的鱼塘,20年竟不交一分钱。

  不信,到郑州市中牟县官渡镇芝麻岗村看看。村中有片鱼塘,边上盖一座两层楼,红顶白墙,在冬日稀疏的树林中十分抢眼。提起楼主鲁胜利,村民徒叹奈何。

  11月16日,官渡镇党委书记段长海来到村里,看过现场,召集村干部开会:“党的十九大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怎么处理好鱼塘承包的事,就是一道现实的考题。咱们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创新社会治理,就得迎着问题上,对遗留问题也不能姑息。”

  “鲁胜利承包鱼塘,期限马上就到。是不是续约,按新的村规民约办。他自己也认可。”村干部说。

  宅基地划分、土地分配、享受村民待遇三件事,牵涉群众切身利益。因此引发的信访案件,约占近3年官渡镇信访总量的七成。今年,官渡镇把建立村规民约作为重头戏,制定“三项制度”,找到一把预防化解矛盾、创新社会治理的“金钥匙”。

  无规矩不成方圆

  西周庄村的曹二狼身高一米八,虎背熊腰,眼光透着一股狠劲。二狼有一兄,名栓狼;一弟,号小虎。三人走在村里,无人敢惹。

  仗着拳头硬,二狼家4口人,多占村里10亩地,十来年无人敢管。有一年,邻村分地,二狼索性“抢”了4亩。对方气不过,与他打了一架,不敌,只好作罢。

  同村的张纪安老实巴交,全家6口人,20多年只种半亩地。上世纪90年代,村里党组织涣散,调不成地。县工作组驻村多日,也没解决问题。此后,西周庄再也没调过地。

  村里纠纷,也曾闹上法庭。前於村王建意的闺女出嫁,户口没迁走。2015年村里调整土地,王建意为闺女要地。村干部说,按规矩不能给。王建意反问:“规矩谁定的,群众知不知道,拿出来看看?”村干部一时语塞。王建意先到镇里上访,后把村委会告上法庭。最终,此事不了了之,成了信访积案。

  小矛盾闹成棘手信访难题,村村都有。刚上任时,段长海头疼不已。细算下来,四级上访平均一年200多件,官渡成了“上访大户”。

  “矛盾都不大,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程序复杂,时间较长。通过道德评判,缺少约束力,难以奏效。最有效的办法是村民自治,先立规矩。”段长海说。

  村规民约怎么立

  “立村规民约?”镇里开动员会时,前於村支书王根力很不以为然。老王当了20多年支书,村规民约不是没见过,但觉得不管啥用。

  段长海告诉村干部,这次立约聚焦三件事:宅基地划分,土地调整,村民待遇。“三项制度”怎么定?分三步走。

  第一步,全民拟定。党委政府对制度的形式、内容、制定过程作出详细要求,并宣传到每家每户。各村两委抽调干部、群众代表起草。草稿交村两委讨论后,提交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逐户征求意见,再报镇政府审核。镇政府一般只进行法制审核,不干预具体内容。

  听说镇里不干预村规内容,王根力更不看好立约。不过,他没想到,回村一传达,大伙儿热情高涨。讨论草案时,你一言我一语,拟了6稿才确定下来。

  随后,村里召开党员和群众代表会议,征求意见。村里44名党员,除1人远在海南,到会43人,创了纪录。王根力一看,这事“有门儿”。

  第二步,全民表决。镇上要求,村规民约要生效,参会户数、通过票数要“双过半”。王根力担心,正值农忙,大伙儿能来吗?

  6月15日,是前於村开村民大会的日子。早上一睁眼,王根力听到雨声,一骨碌爬起来,开窗看,小雨淅淅沥沥,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上午9点,一人不落,全部到场。望着台下花花绿绿的雨伞,王根力激动得差点掉泪。当天,村民全票通过“三项制度”。前於村成了官渡镇第一个“吃螃蟹”的村。